晚上9时,30多岁的张谦还在忙着埋头抄写手机屏幕里的小学课文。这是他六年级的儿子第二天的早读材料,老师刚发到微信群里,“一直看手机对孩子眼睛不好,等到明早再抄,时间又太紧了。

从在家上网课起,这样的日子已持续了20天。张谦记得很清楚,他还未如此全方位地参与到儿子的学习中,“每天打卡签到、监督上课、提交作业、汇报健康状况……一天忙活下来,像打仗一样”

疫情改变了所有人的生活,全国超过20万所中小学无法如期开学,网课成为“不得不做”的选择。1月29日,教育部在发布2020年春季学期延期开学的通知后,提出利用网络平台,开展“停课不停学”。2月10日,全国部分地区正式开始网络授课。

 

超过1.5亿名中小学生突然遭遇“网上课堂”的新考验,同时被卷入的还有老师和家长。

作为四年级班主任的黄莉的微信消息从1月29日起密集了不少,“协调老师上课、通知家长、回复问题都需要来回几轮沟通”。

她发现,原来课堂里简单的事情搬上网后却很是困难,总有孩子没下课就提前溜号,作业也收不齐。“低年级的孩子不比高年级,自制力要差一些。”黄莉知道家长们辛苦,但还是要求每天点名,“孩子看不见、摸不着,只能多催家长几遍”。

频繁登上社交平台热搜的“小学生上网课”被花样调侃,但身在其中的老师和家长却笑不出来,“每天都很头疼”。2月28日,教育部要求“全国大中小学、幼儿园等开学时间原则上继续推迟”,围绕网课的日子还得继续。

不过,等待重回学校的日子里,老师和家长们也在摸索更适合的网课方式。黄莉班上有两门课已从任课教师直播换成了省内名师课堂,“一边走一边找路,慢慢习惯后就好了。”

上网课第一天,老师没能挤进直播

六年级语文教师李方第一次开直播,观众是36名六年级小学生,或许还有他们的家长。

尽管提前了一周备课,但开课的那天上午,她还是忍不住紧张。上课时间到了,准备好课件,打开辅导书,点击直播按钮后她却愣住了,页面没有响应。她本想退出后重新进入,却连软件也打不开了。

几分钟后,微信群里“炸”了,家长和班主任纷纷发来消息,“开始上课了吗?”“怎么看不到老师?”她只好回复说,“网络卡顿,我进不去直播。”

没能按时上课的不只李方。2月10日上午,因用户量过大、平台难以承载,众多网络学习平台相继“崩溃”,无法正常运行,使用这些直播平台的老师和学生被迫在家一遍遍地刷新、重试。

“不要说直播讲课了,在群里发一句消息都要等十几分钟。”离原定的下学时间只剩不到1小时,李方和学生终于在网络课堂上碰面了,“磕磕巴巴地忙了一上午,也没讲什么内容。”李方觉得可惜,直播课的课件要求比线下精细了许多,为了准备这份课件,她花了比原来多两三倍的时间。

黄莉和学生躲过了平台卡顿,却在告诉学生“如何进入课堂”时犯了难。为方便不具备网络学习条件的学生、协调网络教学资源,各地教育部门提供了统一录制的名师课堂,可通过电视固定频道或网络平台收看。

“试了一次直播讲课后,感觉比较困难,我们还是决定让学生跟着名师课堂学。”黄莉任教的学校在农村,有电脑的老师人数不多,接触过直播的更是寥寥。她在家长群里分享了如何收看名师课堂的介绍,但家长的疑问还是不断袭来:有人找不到频道,有人不会选择年级,有人家里的电视看不了,三个孩子、两台手机,设备不够用了。

黄莉打开自家的电视,用手机录下进入课堂的步骤,向家长们演示,又提醒说,可以让暂时没有设备的孩子等回放。在她的朋友圈里,有的老师把凳子架在电视机前,录下课程后再发给学生。

听课方式的问题刚解决,新的麻烦又来了。在名师课堂中,四年级的英语由省内名师主讲,全英文授课,“我们班里的孩子基础比较差,老师说什么一时还理解不了。”黄莉只能通知英语老师准备自行授课。

但是50多岁的英语老师甚至没听说过直播,采用了最麻烦的方式:把课文抄写在纸上,拍一张照片发到微信群里,再配一句时长最多60秒的语音。一节课讲完,累的不仅是老师。

在社交平台上,许多老师晒出了直播装备:有的老师用电线拧成手机支架,有的老师将两根木棍横在窗台上,撑着手机录视频,还有的老师家里没有无线网络,为了“蹭”邻居家的网络,搬着小凳子,露天上了40多分钟的课。

文章来自网络收集,如有侵权麻烦联系删除,感谢您的支持!

版权属于: 轴哥网课

本文链接:https://zhougewk8.cn/50.html

本文声明:若无注明,本文皆为“ 轴哥网课”原创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!

最后修改:2020 年 08 月 08 日 11 : 33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